13 六月

北美:一场反种族歧视运动反出”文革”潮!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居然变得像几十年前的文革了,这让很多人始料不及。其实并不是运动的参与或支持者有多么了解或崇尚中国文革时期的种种反智行为,而是他们现在所做的很多事情与当年的疯狂异曲同工。

日前,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商学院会计系教授克莱恩(Gordon Klein)被校方停职审查,其原因是他拒绝了黑人学生要他推迟考试并放宽标准的要求,他引用了马丁·路德金的:“人们不应该通过肤色评估他人”的话回应提无理要求的人。于是他就被指控:对学生的同情和要求极不敏感,不屑一顾并极度种族主义。这就触动了美国当前最敏感的种族神经,引来了几万人签名对学校施压要求开除他,学校居然也屈服压力停了他的课。

这场声称“黑人命贵”的反种族歧视运动愈演愈烈,各种奇葩反智事件层出不穷,牵涉多个领域,还波及到加拿大和欧洲。除了加州的克莱恩教授不愿给黑人学生考试“放水”被停职之外,荣获多顶奥斯卡大奖的经典电影《飘》也因其背景涉及美化白人而被HBO下架;发现新大陆的探险家哥伦布的雕像被砍去了头;二战英雄邱吉尔的雕像被写上种族主义者的标语;多伦多市中心穿越唐人街的登打士街(Dundas St)被要求改名;甚至谷歌也考虑从浏览器上移除黑名单(BlackList)和白名单(WhiteList )的字眼;美国权威词典MerriamWebster也要重新定义种族主义。号称追求公平正义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居然反到了这个地步,这究竟是不是在反歧视?是不是在追求社会公义?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文革是一场大灾难。当年的文革以革命的名义对整个国家造反有理,现在的“黑人命贵”运动则打着反歧视的旗号冲击现存秩序,两者有神髓相通的地方,其表现有六大特征。

第一,文革中最常见的恶行就是打砸抢烧,现在的“黑人命贵”运动也是打砸抢烧成风。

第二,文革中全国人民必须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现在的黑人命贵运动也是舆论一律,媒体、政客、学术文化界很少有人敢公开质疑和批评,否则就被打压围剿,认错道歉甚至失去工作。

第三,文革中造反派冲击国家机关、砸烂司法系统,现在美国西雅图市政府被占领,明尼阿波利斯警局被解散,多个城市的警队被清算。

第四,文革以破四旧为名进行文化大清洗,全国到处砸古迹、毁历史遗产、重新命名街道,现在的北美和欧洲砸雕像、下架经典电影、对历史人物命名的学校、机构、街道进行名字清洗。

第五,文革中人人大唱革命歌曲、大跳忠字舞,现在北美个个高喊“黑人命贵”口号、人人摆出下跪姿势。

第六,文革以激进革命思想对年轻人进行洗脑毒害,现在则是以政治正确反歧视理念蛊惑年轻一代。由此可见,这场号称追求公平正义的“黑人命贵”运动早就与当年的文革不遑多让,变成了现代版的北美文革。

人类已进入21世纪,一路走来有其无法割断的历史逻辑,没有任何人可以将其抹去。如果没有早年的黑暗的资本积累过程,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工业基础和繁荣;如果没有那些有污点的先贤们的努力奋斗,就不可能有现在进步的制度与社会。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享受人类历史发展成果的同时去割断历史、否定先贤。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对道德是非的判断标准也自然与时俱进:旧时代认为正确的事惰,当代人不一定认同,我们现在认为正确的事,后人也可能否定,这样的规律不可能改变。因此对那些以反种族主义为由大搞历史清算的群体而言,他们更需要站在历史的高度看过去,而不是以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先贤们当年的行为,以今天的好恶去否定历史人物的历史作用。

“黑人命贵”反种族歧视运动走上了一条与初衷完全相背的路,变成了一场不要秩序、不要政府、不让人批评、不让人质疑、清洗头脑、清算警队、否定历史、文化斗争的政治恐怖运动,这样的运动非但不可能消除种族主义,反而会制造出更多的不安与混乱,产生更多的种族问题。

反种族歧视是正义的事,可是将此推到极端,搞得人人自危,反歧视反出了“文革”潮,那就走向反面了。Google 出于自我审查,要在浏览器上去掉“黑名单”的字眼,随着北美文革的愈演愈烈,在不久的将来,“黑色星期五、黑冰、黑市”等任何与“黑”有关的词,还能说能用吗?

进入无忧资讯《来稿评论专题》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